看黄不用钱的app

第二天郑秋醒来的时候,耳猫和马朋已经躺在床上熟睡,也不知道两人昨晚是什么时候回来的。

马朋的上衣被换成宽松的袍子,身上包着厚厚的泥灰,耳猫的裤子被换成了布裙,摔断的腿上也包着泥灰。

这些泥灰是治骨折的土办法。

先让修炼者施展气劲接好断骨,然后用泥灰将断骨位置包住,等到泥灰干透,就能固定住身体防止断骨再次错位。

当然,若是给受伤的人内服丹丸、外用药材,伤势恢复的时间就能大大缩短。

看了一会儿,郑秋决定不去吵醒他们,自己爬下床,拉开门帘走到屋外。

屋外天色已经大亮,他这才看清教场上摆放的东西。

那是数十个怪异的人偶,人偶有高有矮,矮的和郑秋差不多,高的比蒙天煞还高出两个头。

郑秋靠过去,发现这些人偶都是金属制成的,黑乎乎的似乎并不是铁。

人偶看起来很简单,中间一排金属棒连接着四肢,顶上安个圆圆的脑袋。

但它又很复杂,四肢和身体的主要位置,都布满厚厚的金属铠甲,铠甲下方还能看到银灰色的金属线,像经脉那样密布纠缠。

郑秋抬起手指戳了戳,抱住人偶的胳膊左摸摸右敲敲,觉得很新奇。

有没有爱上我?

“怎么样,没见过吧!”身后传来洪亮的声音,是蒙天煞。

郑秋赶紧放下人偶的胳膊,转过身背起双手,他发现蒙天煞身后跟着二十多个人,这些人有男有女、有老有少。

身上的穿着也不一样,有穿袍子的,有穿铠甲的,也有穿短袄或是背心的。

蒙天煞挥了挥手,这些人纷纷散开,在空地上寻找位置练习招式。其中有两个青年跑过来,各自抱走一个人偶,躲到空地的角落不知道练什么功法。

看到郑秋好奇的目光,蒙天煞解释道:“他们都是修炼者,是我烈沙角斗团的角斗士。以后你也会和他们一样,成为强大的角斗士,不再受人欺负。”

接着他走到一个人偶前,张开大手咣咣拍打人偶圆圆的脑袋:“这个叫格斗奴,是法器人偶当中的一种,十大宗门之一,千奇银堡的产品。

这个东西可不便宜,我们角斗团有格斗奴,还是因为……”

说起格斗奴,蒙天煞显得很兴奋,一只手拍得人偶像散架般剧烈晃动,另一只手竖着大拇指翘了又翘。

听了一会儿,郑秋大概明白蒙天煞说的意思。

千奇银堡非常擅长制作法器,但不是乾云宗那种平日里方便生活的东西,而是真正为修炼、为战斗服务的法器。

千奇银堡有一类法器人偶,专门用来磨练使用者的战斗技巧,这个格斗奴就是其中最低级的一种。

格斗奴可以挥拳、踢脚,模仿修炼者的肢体动作,并且能抗住气胎境界的攻击。

它有个优点,就是动作比较快,能接近御气境修炼者催动八成气劲时,拳脚所能达到的速度。

因此格斗奴是修炼者练习身法,肢体动作的得力助手,特别对于炼体之人来说,这东西的价值和功法划等号。

所以,即使这种最低级法器的人偶,售卖的价格也是高的离谱。蒙天煞四方打听,又是托人又是送礼,终于在三年前等到了机会。

当时千奇银堡有一批格斗奴损毁严重,准备拆掉废弃。

蒙天煞以处理材料的名义将它们低价买下,然后用重金请来一位千奇银堡制作法器的工匠,将这些格斗奴修好。

蒙天煞站到最高的格斗奴面前,打开人偶胸口的金属铠甲,伸手探进去摆弄。

他嘴里一边向郑秋介绍:“这可是我烈沙角斗团的看家宝贝,其他角斗团羡慕得很。来,我给你展示一下它的功能。”

蒙天煞手掌在人偶胸膛内摆弄片刻,人偶突然剧烈震动,紧接着人偶铠甲下方银灰色金属线一根接着一根亮起。

圆圆的脑袋顶,打开碗口大的天窗,里面缓缓冒出白色烟气,好像烧水的炉子。

蒙天煞将人偶胸口的铠甲盖好,向后退出三步,不一会儿人偶脑袋顶冒出的白烟从空中降下,渐渐覆盖他的四肢、躯干。

“这是格斗奴的罩身烟,它就是靠这个感知对手的位置与动作。”

说完,蒙天煞抬起双手做了个挥拳的动作,动作刚停下,对面的格斗奴立即迈开步子,当当当走向他,挥动拳头攻击。

蒙天煞左右晃动身体,躲避格斗奴的金属拳头,白烟紧紧依附在他身上,好像牛皮糖般无法甩掉。

他躲避的速度很快,格斗奴连衣角都擦不到:“看到了吗,我挥拳它就会用拳头攻击,如果踢腿,它也会加入踢步的动作。

当然跳跃、翻滚这类动作也是同样的原理,你必须先做一次,格斗奴才会在攻击中加入这些动作。”

说着,蒙天煞突然站定,双手抬至两侧高高举起:“这是停止命令,就是投降的意思。”

果然,当他做出这个动作,格斗奴立即收回举起的拳头,恢复成站立姿势。

他再次打开人偶的胸甲,探手进去摆弄:“里面有个把手,向右转动是开启,向左则是关闭。”

蒙天煞将格斗奴关闭,铠甲下那些发亮的金属线重归黯淡,人偶脑袋顶上也停止冒出白烟。

郑秋看着这一切,疑惑地问:“这个格斗奴我也要用吗?”

蒙天煞蹲下身,抬手摸摸郑秋的脑袋:“当然,角斗士修为境界重要,战斗技巧也不可或缺。

今天我叫了探查根骨的大师,下午给你和你的同伴看看,如果顺利,明天你们就能修炼功法。”

这么快!郑秋惊讶地张着嘴巴,不敢相信翻身的一切,才一个晚上,自己就从小乞丐变成了修炼者。

他用力扭了下脸颊,哎呦、疼,不是在做梦。

蒙天煞看到孩子的反应,咧开嘴哈哈大笑:“哈哈哈,你们三个会加入我的角斗团,这是缘分。回屋去歇着吧,其他事情等看完根骨再说。”

郑秋点点头,转身往石屋走去,一路上东张西望,好奇地打量空地上修炼的角斗士。背后传来蒙天煞的喊声:“回去把破衣服换了,收拾的干净些。”

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admin